?文/毕啸南 苗钟毓

  “在人工智能这个方向上,和百度相比,腾讯还是落后了。”

  在几个月之前的深圳IT领袖峰会上,马化腾曾这样当众表态。这个“示弱”的表现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乃至很多媒体人在引用这句话的时候,都不自觉地在前面加上了“谦虚”作为修饰。

  在我看来,马化腾的这个表态像极了一场广式茶叙上,对提前到场、温杯烫盏的朋友所行的“叩手礼”:虽然嘴上说着“来晚了,抱歉抱歉”,但在座的人谁都不会当真。

  没有人会对着自己身后缓步接近的巨兽沾沾自喜,百度也不例外。事实上,百度对这一点有着清醒的认识。在《中国人工智能之路》对百度副总裁、AIG总负责人王海峰的专访中,王海峰坦承,技术对于BAT这样的公司只是基础,最终能否成功还是取决于商业化落地的效果和速度。

  技术壁垒对BAT等级的对手作用有限,巨头间的竞争是全方位的“立体战争”。

  有些声音认为,腾讯“人工智能布局较晚”,但作为中国互联网的顶级掠食者之一,腾讯后发先至的案例比比皆是。

  “只要是一个领域前景看好,腾讯就肯定会伺机充当掠食者。它总是默默地布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的背后;它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来搅局,让同业者心神不定。而一旦时机成熟,它就会毫不留情地划走自己的那块蛋糕,有时它甚至会成为终结者,霸占整个市场。”

  鳄鱼在浅水区的时候,露在水面上的部分是最小的;只有在咬住猎物的时刻,它才会显露出自己的全部身躯。随着腾讯人工智能实验室(腾讯AI Lab)的组建,以及围棋AI“绝艺”与AI+医疗产品“腾讯觅影”的活跃表现,在人工智能领域,腾讯的身影正在逐渐变得清晰。

  为此,《中国人工智能之路》特意选择了腾讯副总裁、腾讯AI Lab组建人姚星作为我们的下一个对话对象,和他一同探讨人工智能在各领域可能给中国社会,甚至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的改变、福祉与困惑。

  在与姚星的对话中,《中国人工智能之路》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细节。“AI In All”、“Make AI Everywhere”和“通用人工智能”是腾讯人工智能战略的三个关键词,前两者与后者互为表里,互相发展。

  腾讯“AI In All”的口号不难让人联想起百度“All In AI”的宣言。两者尽管在语序上对立,但于意义上却几乎没有什么冲突,甚至是并行不悖的。前者强调AI应用的普适价值,后者则是从公司战略层面上强调 AI的重要性。

  对腾讯而言,“AI In All”战略包含两重含义:

  第一重对内,指腾讯在AI基础技术研发上的广泛投入。除了姚星带领的腾讯AI Lab,腾讯内部还有微信实验室与优图实验室两支队伍同样从事着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工作。其中,仅腾讯AI Lab就有70多位研究科学家与接近300人的工程师团队,这为腾讯的人工智能战略提供了相对完善的人才储备。目前,腾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主要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音处理、机器学习这四个基础的研究方向。

  第二重对外,指AI在腾讯产品生态的多个场景中发挥着作用。姚星表示,腾讯的一些产品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应用一些人工智能技术,比如微信当中的“语音转文字”功能。如今,腾讯AI战略布局已经包含四大场景,分别是游戏、内容、社交和平台型AI四大技术应用方向。未来,腾讯希望能够在更多的地方为更多用户提供含有自己AI技术的服务。

  姚星认为,通用人工智能就是《超能陆战队》中的大白。他希望通用人工智能能够在看护、教育、医疗等诸多领域帮助人类。

  但同时,姚星也表示,当前人工智能的发展还处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尚未大规模普及应用,普通大众对人工智能的认知基本来自科幻电影。虽然在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垂直领域,人工智能已接近或者超过人的平均智能水平,但与人的综合智能相比还非常狭窄,最终想要达到“通用人工智能”的生态,其重点不应该只强调大数据与大运算,核心是对算法本身进行高维突破与革新。

  腾讯此前在多个行业中扮演过整合者的角色,而在人工智能领域,却呈现出一种“四处落子”缺乏重心的感觉。

  对此,姚星表示,这一轮人工智能浪潮的兴起,得益于目前AI技术研发、使用成本的急剧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而不是去设置壁垒。此外,腾讯的AI应用方向,也与业务紧密贴合,聚焦游戏、内容、社交和开放平台等。

  姚星还表示,“腾讯相信,如果在内部没有形成有效的竞争的话,在外面的生存能力是非常弱的。从腾讯内部来讲,我相信有很多是既有竞争,也有合作这种关系。这样可以让我们整个AI团队的参与度更高,大家也会投入更多的热情,参与的人员也会更多。这对腾讯的发展,对AI的发展是极有好处的。”

  以下为对话实录:

  毕啸南:在一轮人工浪潮的过程之中,有一部分的观点认为腾讯可能发力的稍微晚一点。你怎么理解这种看法?

  姚 星:我觉得这个跟腾讯的公司文化,包括我们创始人的一个本身的性格是有很大的关系的。腾讯过去的发展都是比较低调务实的,不光是在这次人工浪潮的到来,包括我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每次的发展实际上我们对外的这种宣传都会比较少,都是所谓的这种后知后觉。

  坦白讲这次的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内部实际上很早就进行一些布局,但普通用户未必能感知得到,或者我们未必能宣传出去。比如说很早以前我们的微信里面就有“语音转文字”这种依托人工智能的服务。

  毕啸南:客观讲,腾讯内部对这股浪潮是不是存在着不同的声音?还是说大家意见其实是一致的。

  姚 星:我们以往所有的产品也好,技术也好,都是去做一些比较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或者说真正解决用户实际问题的一些产品和技术。所以,对于前沿科技,我们在过往十年的发展中,可能接触的不像其它的世界互联网公司那么多。

  但在几年前,特别是腾讯公司发展到体量非常大规模的时候,我们发现,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高科技。科技公司要去探索人类未来的发展前景,我们把这个视为一种社会责任。当腾讯体量还比较小的时候,我们做的是比较务实的东西;但是现在,腾讯应该为人类探索未知领域负起更大的责任。

  毕啸南:在人工智能和相关技术这方面,腾讯有什么样的计划和战略?

  姚 星:我们是在2016年4月份宣布成立AI Lab——人工智能实验室的。

  在此之前,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目前来说,我们AI Lab的人才储备,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乃至世界互联网公司中,都是比较完善的。我们有70多位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科学家,有接近300人的AI工程师团队。从人才方面讲,我们已经积累了非常大的优势。

  从研究方向上来讲的话,我们目前有四个主要研究方向,包括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音处理和机器学习算法。然后,腾讯在行业的实际产品场景上,我们也分成了四块,包括我们说的AI for游戏、AI for内容、AI for社交,还有我们的AI tool(平台型AI)这四个地方。

  从基础研究,到领域落地,再到人才结构,作为一个后来者,我们发展得非常迅速。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让用户体验到更多的带有AI技术的产品。

  毕啸南:那我们的AI战略,“AI in All”是指什么呢?这个标语和其它那些巨头提出来的标语不同点在哪?

  姚 星:实际上我们看到谷歌提的是“AI First”,百度提的是“All in AI”,而我们是把它叫“AI in All”,也是我们说的“Make AI Everywhere”

  “AI in All”如果从公司内部来看的话就叫全民AI。现在,AI不仅仅是一种技术了,它更多的是要去普适普通老百姓的一些产品。

  在AI时代投入的人不仅是科学家,更多的需要工程师进行投入。腾讯实质上有三支团队在做AI相关的事情,只不过大家侧重点不一样。

  毕啸南:哪三支?

  姚 星:AI Lab、微信的语音实验室和社交媒体事业群的优图实验室。实际上,我们建立这么多的研究团队,是希望让整个在腾讯内部更多的产品,更多的工程师能参与到AI的事情里面来,因为AI的事情不仅是刚刚说的研究方向少部分人去做的,在未来它要解决这么多人类的这种提高、提升人类效率,帮助到人类的事情,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来参与进来,所以这是对内来讲我们是个全民AI的过程,这也是我们提AI in all的一个很大的初衷。

  对外来讲我们提到刚刚说“AI in all”,也就是说Make AI Everywhere(让AI无所不在),就是希望让这种AI的东西并不是只是在一些高尖端科技的产品中有亮点,而是能普适到更多的老百姓,更多的受惠的这些人群,所以我们提出来就说让AI无所不在,希望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到高尖科技的产品上面,全面的渗透我们的AI相关的产品技术。

  毕啸南: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的产品和领域其实主要是按照一个什么大体的方向在做呢?

  姚 星:大部分AI的产品还是解决效率的产品,跟早期的互联网产品和移动互联网产品非常接近。早期的互联网解决的是沟通问题,移动互联网解决的是无所不在的问题,而现在的AI时代实际上也是在提升效率的问题。

  这种提升效率的产品现在非常多,包括我们看到很多工具类的产品,翻译、语音识别、美图软件、图象处理软件、OCR识别等等,都是在提升很多很多的效率问题,这些产品实际上都含有了AI技术。但用户不这样认为,用户希望的AI是能承载人类未来梦想的东西,能突破人类传统认知的东西。很多用户的思想还停留在科幻电影的层面上面,比如《机器人》、《机械公敌》、《Her》这些电影里面。

  因此,一方面,我们要做更多的这种普适的提升效率的工具;另一方面,我们和其它科技公司不太一样,我们在走一条通用人工智能之路。

  毕啸南:通用人工智能之路?

  姚 星:这条路是非常艰难的。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Her》,它是完全的无障碍的这种交流,可以达到一个非常高的这种交流能力,我们甚至认为它是已经具备智慧了,具备灵魂了。这种东西就叫通用人工智能。

  毕啸南:对于通用人工智能,我觉得可以用一个词来解释,机器拥有智慧。但是目前我们所界定的智慧,只是说的算法上的智慧。

  姚 星:在BAT中,我们是最重视基础研究的。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做通用人工智能,是解决A到B的全栈解决方案,而不是仅仅停留在一些效率层面的东西。当然效率层面我们也会做,就是刚刚说的Make AI Everywhere 一样,我们有一部分人会去做这个效率,但是有一部分人还是心存更大的梦想,去做更多的事情。

  毕啸南:而这里面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算法?

  姚 星:是算法。比如Alpha Zero,它就是算法的革新、学习方法的革新。它颠覆了人类的学习方法,这一点让我们很震撼。

  它三天学出来就比李世石高,它就是反过来学的,它让机器乱下,然后慢慢地掌握了方法,反而很快的学到了人类最高的水平。

  毕啸南:将来不仅仅是围棋了,很多其它的运动项目、游戏项目或者生活日常形态当中都具有这种学习能力和颠覆性的一种方法。

  姚 星:对,这就是通用人工智能。

  原来我举过一个例子,围棋的复杂度10的170次方;整个宇宙的是10的80次方,一个太阳大概有10的57次方个氢原子,整个宇宙有10个23次方个像太阳这种恒星存在,大概这个宇宙里面有10的80次方原子存在;围棋是10的170次方,它远远大于宇宙中的原子总和,因为围棋我们说每个格子有三种可能性,它大概有361个格子,就是3的361次方,相当于10的170次方。你知道王者荣耀是多少吗?王者荣耀的数学复杂度是10的两万次方,就它已经大到惊人了。如果仿真整个世界,这个指数级是非常夸张的,是数学无法表示的一个复杂度。

  所以,现有的学习方法是很难做到通用人工智能,一定要在算法上寻求突破。我们的机器学习的方法,一定要做转化范围以算法优先的道路上来,而不是大数据驱动,仅仅是大数据驱动和我们所谓的高性能的处理,GPU的处理速度,这是不够的。这条道路只能做出提升效率的AI产品,但永远做不到通用人工智能。

  原来在第一次我参加《TED》的时候我提过,我希望让AI能照顾小孩,去帮助成年人做复杂的工作,危险的工作,照顾老年人的生活。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大白那样的超级英雄出来。实际上大白是什么?大白就是通用人工智能。

  毕啸南:其实腾讯现在给外界的一种感觉,好像是在四处落子的一种感觉,有没有想过像其它的一些大巨头,内部其实进行一种整合?

  姚 星:我们希望更多的公司能参与进来,这是我们的一个初衷。

  目前的技术上面,我们也发现了这个趋势,为什么这一波AI的浪潮会如此迅猛?这么多公司都能做出来AI,包括一大堆创业公司,目前的AI的使用门槛在急剧降低。

  在10年前、20年前,我们对AI的研究人员,必须是有很好的教育背景,非常好的这种基础学科的能力,对数学甚至神经学都有很多了解的人,才能去从事AI这种高科技研究。但现在,我们发现研究人员已经不需要会那么多了,AI研发的门槛在急剧降低。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该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这本身是一个好事情,不应该再局限。

  至于你刚刚提到的整合,腾讯相信,如果在内部没有形成有效的竞争的话,在外面的生存能力是非常弱的。从腾讯内部来讲,我相信有很多是既有竞争,也有合作这种关系。这样可以让我们整个AI团队的参与度更高,大家也会投入更多的热情,参与的人员也会更多。这对腾讯的发展,对AI的发展是极有好处的。